《墓葬研究》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茶淀三分场死的第一个人是徐大纲



 来函时间:Jul 15, 2007 5:01 AM
 来函地址:(略去)
 致函地址:burials@edubridge.com
 来函内容:茶淀三分场死的第一个人是徐大纲




……

而后,我又看了《二闲堂》。我发现潘正言给你的信里说茶淀三分场死的第一个人是徐大纲。有不对的地方。

第一个人叫做徐大纲。一机部的技术员,上海人。当时我是组长,徐就在我那组。是个好人,他妻子刚看过他不久。原因是当时正值西藏叛乱,组织学习,徐说:“那地方净石头,根本不能耕作,荒凉得没有人居住生活的条件,他们爱去就叫他们去,管他们干什么?”有几个人为了表现自己,给他上纲上线批判,说他同情叛乱分子,有“叛国思想”。他害怕了。

中午学习,接着还要拔秧运秧,我知道他胆小,一路上一直劝说他,不要理别人说什么。我还一再给他说:“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能干涉别人说什么,这和运动一样,他说他的,性质他不能决定,你又不是没有经过运动。”。

然后我就带二十多人劳动。收工时也没注意,到家以后才发现他没回来。赶忙让两人去找,(那时候我们还可以自己派人出去找人,没有人管的。完全不是黄继忠说的什么架机枪什么的。)没有找到。我是组长,要承担责任,晚上十二点都没敢睡。两点钟,队长叫我,到队部后,他说总场赶大车的在排水渠小树林发现他上吊了。估计他想到火车站,回北京,渠里水深,过不去,又不敢回来,走了这条错路。这位难友死得也很冤。大风大浪的反右都过来了。几个想早摘帽,给别人胡上纲的话就吓住了他,把命送了。他爱人刚刚看过他。很可惜。

这件事我没估计到他会走那条路,我要警觉性再高点,盯着他,就不会发生这件事。这是个好人,太可惜了!

这件事是我同组,我又是组长时候发生的,比潘清楚。

老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