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葬研究》     回二闲堂  回目录 



关于范荫莪(八十三号墓主)之补充材料


姓名:范荫莪

职业: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科员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五八五分场

死亡年龄:56

死亡时间:1960.11.22

以上是《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中关于范荫莪的简单说明,经进一步了解,现对范荫莪先生的生平略作补充。

范荫莪,男,汉族。生于1899年,河北临城县人。家庭出身:地主,本人成分:职员。1949年参加工作,原任冶金部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图书馆科员。行政级别:21级,工资62元。

范荫莪“肃反时因历史问题被逮捕审查,结论为一般政治历史问题。”释放后重新回到所里。时隔不久,“1957年12月被划为反革命兼一般右派分子,受开除公职,劳动教养处分。1960年12月在劳教期间病故。”

1978年9月17日,中共中央批发55号文件《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除右派分子帽子的决定的实施方案》。5个月后的1979年2月16日,冶金部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原冶金部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正式为当年范荫莪被错划成“反革命兼一般右派分子”的处理决定予以“改正”。据知情人透露,当时组织上还派人和范荫莪的亲属谈了几次话,鉴于范荫莪早已故去,又对其亲属发放了抚恤金、安葬费690元整作为补偿。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目前只能将有关范荫莪的“复查情况和改正意见”作一些简要说明。

一、复查情况

“经复查,范荫莪同志在整风鸣放期间,写了一篇题为《申诉》的大字报。对有色所个别领导提了意见,并对自己在肃反运动中被捕不满。有些提法虽有错误,但本人当时就做了检查。按照中央1957年《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规定,范荫莪同志不应被划为一般右派分子,应予改正。范荫莪同志的历史问题,肃反已经作了“一般政治历史问题”的结论。反右运动中没有发现新的问题,不应再定为反革命分子,也应予以改正。”

二、改正意见

“据此,撤销1957年12月范荫莪同志划为“反革命兼一般右派分子”给予开除公职的处分决定。并建议公安部门撤销原劳动教养的决定,恢复政治名誉。按照国家正式职工死亡的规定,发给抚恤金。”

1979年2月16日

中共冶金部有色金属研究院委员会

补注一:按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原冶金部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人事部门的记载,范荫莪出生于1899年,1957年反右时年龄应为58岁。1960年11月22日死亡时61岁。这一点和《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中所记载的死亡年龄不符。再有,前述中“1960年12月在劳教期间病故”一词系院方“改正材料中所记述,想必应以《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中所记之死亡时间为准。

另外,由于范荫莪的人事档案在该院已无从查找(据称:或当年范荫莪被送去清河农场劳教时,其档案已随本人转到了清河农场。),以及目前该院也找不到记载范荫莪亲属的联系方式,故他的实际年龄还待将来核实。

补注二:关于“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的历史沿迁。据相关史料记载:1952年11月27日,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做出《关于改组综合工业实验所筹备处的决定》,将原重工业部综合工业试验所筹备处改组为钢铁、有色、化工三个试验所,正式成立了重工业部有色局有色金属工业试验所,我国第一个全国性的有色金属科学研究机构从此诞生。成立初期的所址位于西单附近的大木仓胡同,大约在56~57年时陆续迁至现在所在的新街口外大街2号(北三环北太平庄桥东南角及东北角)。

此后,试验所的研究工作以有色金属的开发为主,在选矿、重有色金属冶金方面做出了许多突出的贡献。50年代中期,冶金工业部从全国有色金属系统的厂矿、研究单位抽调了一大批干部和技术骨干,充实重工业部有色金属工业试验所,并在1955年将该试验所改为冶金部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1958年1月,冶金工业部又决定将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扩大为有色金属研究院。随着时光的流淌,经过数次更名,当初的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于1983年正式定名为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简称“有研总院”。

补注三:关于当年“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有多少人被打成右派分子的问题。据统计,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有色金属工业综合研究所里共有49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其中仅有一人(女性)后来回到了所里,并最终等来了“改正”这一天。直到今年上半年才去世,享年98岁。据一位有色金属工业试验所成立初期就在该所工作,至今仍健在的老人(今年84岁)讲,57~58年时,所里共有职工约300余人。由此看来,所里的反右斗争还是开展的相当不错,战绩也是相当“辉煌”的,绝对属于“超额”完成上面下达的“右派指标”。


(资料提供者:卢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