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葬研究》     回二闲堂  回目录 



张心涛的线索(六十八号墓主)



 来函时间:2/22/2007 7:40pm
 来函地址:(略去)
 致函地址:weiyidexin@gmail.com
 来函内容:Attached(详见附件)



Please opne.

  (附件内容:)

  ……

  张行陶(即张心涛,下同——维一注)(1936-1960),江苏海门人,清华大学学生,死于河北清河劳改农场。【第23章】

  一九五八年春节年三十那天,北京各大学的「劳教」右派被押赴劳改农场。西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工业学院、钢铁学院、航空学院等校的右派学生、助教、讲师接到通知,自带铺盖到校方指定处报到。报到后被摘掉校徽上车,开到海淀派出所,一个一个按指印。北京俄语学院一位学生抗议道:「我没犯法,为什么要按指印?」几个警察立即趋前,给他扣上手铐,强行按上指印。而后将他们一一押上大客车。车厢首尾各有一个端着手枪的警察监视,每个人必须低头,不得朝窗外看,直到车子开进市内的半步桥监狱。许多学生流着眼流吃完了年夜饭。

  十天后,这些右派与刑事犯一起,在半夜里被解押到火车站,转运到北京以东一百余公里的茶淀车站。下车时,四周房顶上架着机枪,另有一支马队监视着犯人的举动。

  这就是著名的清河劳改农场的所在地,是北京市集中劳改、劳教右派的农场之一。以其中的三分场为例,五百人左右的犯人,大多数是劳教的右派,少数是刑事犯。右派也有个别是劳改。

  住处是个「口」字型的建筑,中间是空地。四个角上各有一个岗楼,架着机枪。干活时,地里四个角都有岗哨,不可越出界限。午间休息在地头吃饭,每人两个玉米面窝窝头、两根萝卜条。从伙房运到地里,玉米窝头已经冻得很硬,咬都咬不动。

  起初犯人们还大致能吃饱。一周可以吃到一顿大米饭,两周可以吃到一顿饺子。不久,由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导致经济崩溃,全国陷入了饥荒。劳改农场首先削减粮食供应。每个犯人,包括劳改犯和「劳教分子」,从一九五九年底开始,定量由四十五斤降到二十一斤。可是劳动量并没因此而减轻。人们逐渐虚弱,连铁锹也握不动,收工回来连爬上炕的力气都没有了。当人都浮肿的时候,便开始死去。一个分场竟至有一个小分队的任务便是埋人。

  本来,劳动已经免了,但一九六○年春天来了,年轻的都被集中去春耕。三分场半数以上的犯人都被集中,除少数刑事犯,都是清华、北大等校的右派学生。由于食物不足,劳动繁重,那三百人左右的春耕队伍全都倒下了,没有一个活到夏天。

  其中两位右派学生是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的张行陶、刘雪峰。两人原来一个壮实得像张飞,另一个长得又高又大,身体特别好。他们被送到春耕队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也是清华电机系的杨小平,当时身体虚弱得不行,没被选去春耕,结果反而活下来了。

  北京大学西语系讲师、右派黄继忠2)与本书作者的谈话。他在清河农场呆了十二年。

  ……



注释:
1) 参见《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2) 参见巫宁坤:《黄继忠:一位被遗忘的文学翻译家——纪念黄继忠教授逝世四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