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葬研究》     回二闲堂  回目录 



有关蔡恢(二号墓主)1)



 来函时间:03/12/2008 6:16am
 来函地址:(略去)
 致函地址:erxiantang@gmail.com
 来函内容:蔡恢



维一先生:您好:

从网上《二闲堂》网页见到您的大作,《九十四座坟墓研究》一文,文中第二号墓主蔡恢先生,解放前是青岛市电信局会计科长,本人于一九四七年秋从北京调至青岛第七线务段工作,与蔡先生同在堂邑路上班,因工作关系与蔡先生相识。一九四九年六月二日青岛解放后不久,与当年年底,本人被调往山东省会济南电信指挥局工作。(后改为山东省邮电管理局)即与原青岛市同事逐渐失去联系,一九五一年夏本人被省管局推荐到北京邮电部邮电人员训练所学习,一天学校安排一堂政治经济课,没想到讲课的老师却是与我相识的蔡恢先生,始知他亦调离青岛。因为他是兼职讲课,上完课便离开学校返回工作单位去了,故未能交谈。一九五七年本人从《人民邮电》报上刊登的消息中得知他被打成极右分子,其主要罪状是:

一、报上登了他两幅漫画,其中一幅是在办公桌的正面坐着一个狮子头面的身体略向前倾,手握大印即将盖下去的画面,影射邮电部权力掌握在凶狠残暴的狮子手中。

二、在文字的罪状中,有一条是青岛解放前的三、四、五三个月份中,乱给职工发米贴和补助,造成青岛解放后电信职工的工资不仅高于本市其他行业职工的工资,而且高于全国其他城市电信职工的工资,造成了彼此之间的差异很大,和同工不同酬等诸多社会矛盾。本人认为此项罪状虽客观存在,但他不是全局的决策者,当时全局的决策者是局长陈履夷,此人于解放前夕逃离青岛,因此青岛解放前造成的此项问题,完全归罪于蔡先生是有失公道的。

近日(二OO八年三月)从网上拜读了您的文章,得知蔡恢先生已于一九六O年因劳累与饥饿去世于劳改农场,他不仅当了陈履夷的替罪羊,而且还搭上了自己的宝贵生命,真乃神州大地被迫害致死的有识之士,到处皆有。

以上是本人与蔡先生相识的大体概况,您若想进一步了解蔡先生解放前在青岛任会计科长时增发米贴和补助等历史形成的原因时,请和我联系。

      此祝

近安!

                地址(略去)

                鲁京仁(笔名)

                O八年三月十二日




注释:
1) 参见《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