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葬研究》     回二闲堂  回目录 



汪伏生亲属提供的背景资料(二十四号墓主)



 致函时间:05/04/2007 9:38 AM
 发函地址:(略去)
 致函地址:burials@edubridge.com
 致函内容:汪伏生家里的後人和旧事(五月复信)



维一先生:您好!

感谢您对汪伏生及其后人的关注。

附件为《民国九千将领》一书中对汪伏生的简介。

近收到汪伏生的二儿子汪南山来信,摘录如下:

自一九九三年沪上相见已近十五年左右。你离沪后,老母张淑涵于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六日去世,原本申诉请求照顾配房之信,荣毅仁副委员长已批发至上海市人委酌情处理。但由于老母去世,此种申请已不生效,所以什么照顾也没有得到,依然居玉田路二号陋室一间。
我于一九九八年四月去南京,又由表姐方文瑞陪同我去安庆,本想随汪中恂及妹夫一家人去桐城县扫墓,谁知到安庆第二天即患急性兰尾炎住院开刀,两周后出院,在汪中恂家小住三天即返南京,五一节后即返沪。近八年来,我身体日益衰老,又患有肺气肿、气管炎、哮喘和心脏病,很少外出。五弟南平估计今年七月份退休,所以我想明后两年内可能回安徽家乡一趟,到时我们再联系具体行程安排。以上是最近十多年来我们家人的情况简介。关于你电话中谈到我家资料,由于文革抄家时全部销毁,抄去先父所存中外名书数百本也被抄去,不知去向。关于先父死因主要是当时正处三年自然灾害,老百姓也不知饿死多少,何况那些右派囚犯呢?他的信中(经过检查后发出的)也谈到一天两个冷窝头和一碗菜皮汤(加点盐)没有一点油水。十年大庆也吃不到一点肉。再加上每日劳动十余小时,住的窝棚,垫些稻草麦杆,冬天零下二十℃寒风,雨天雨水把草垫浸湿,几乎睡在水草里,夏天蚊子跳蚤、臭虫,再加水暴雨水浸地上草垫,简直是海陆空轮番进攻,先父身体原本很健,但终因年已五十八岁,经不起这种折磨,终于六O年十二月十二日因饥寒累劳病而终。我目前仍感遗憾和抱怨,但时代悲剧无法抗拒,反正后辈们也不在意这些,关于老母的家谱我还要找寻,找到后另行寄出,信当至此,下次再谈。

  族叔 汪南山上


我将择机与汪伏生的后人进一步联系,并及时向您回复。

文安

汪久玲

二OO七年五月四日